AutoR智驾 | 2020-08-31 02:08 作者:小语 0

时代真的变了:小鹏上市与埃克森美孚被剔除道琼斯成份股

新造车运动 小鹏汽车 何小鹏
在埃克森美孚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剔除的2020年,石油主宰现代世界的魔咒即将解除,一个崭新的电力驱动的智能社会正冉冉升起。小鹏、理想、蔚来之后会有更多的新势力成熟壮大,这个市场不会只剩三个玩家。

距离理想汽车7月30日登陆纳斯达克不到一个月,小鹏汽车接力上市登陆纽交所。中国造车新势力三强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成为首批上市融资的第一梯队。


对比表.png

*AutoR智驾制表


在上市即上岸的大众语境中,这似乎暗合了美团创始人王兴关于造车新势力将只能存活三家的预言。


小鹏汽车在资本市场的高光表现一扫今年以来,博郡、拜腾、赛麟等造车新势力引发的一鸡毛(详见《博郡、拜腾、赛麟的生死局》)。


但王兴高高在上造车新势力只能存活三家的预言,对于尚未上市的新造车企业又似一个魔咒,似乎再也无法获得资本的恩宠。


需要特别引起注意的是,在小鹏汽车上市的同一时间,特斯拉周四收盘价为每股2238.75美元,在连续三个月的飙升之后,再创历史新纪录。


自今年年初以来,特斯拉的股价上涨了420%以上。


与此同时,这让美国证券市场历史性的一幕更显乍眼,那就是埃克森美孚(Exxon),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在8月24日被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除名。


埃克森美孚自1928年(近100年)以来一直以某种形式出现在道琼斯指数(Dow)上,但现在它被除名了。这是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对30种股票基准进行七年来最大幅度的调整。


石油这种液体黄金真的要被镍锂这种新的黄金取代了吗?


至少马斯克是这么认为的。


自今年7月1日,特斯拉超越前领头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截至8月27日收盘后,特斯拉的市值为4172.2亿美元。


而美国数据分析机构已将特斯拉的市值看高至可能突破万亿美元市值,并在可见的将来超越苹果,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


而特斯拉在2019年的销量仅为36.72万辆,而丰田和大众的销量均超过1000万辆。即便在2020年销售达到50万辆汽车,也不到丰田和大众汽车年销量的5%。


新能源汽车在资本市场受到的关注最大的变化是,电动汽车对抗燃油车的胜负拐点已经出现了。


尽管何小鹏一再宣称小鹏汽车的核心是智能,但今天资本市场真正关注的是新能源是纯电动。


在这样的风口下,相比蔚来10亿美元的融资和理想汽车1亿美元的融资,小鹏汽车15亿美元的融资规模可谓风头最劲,远超特斯拉2010年2.26亿美元的融资规模。


诚如小鹏在上式仪式上所言,仅仅在三个月以前,各界对智能汽车的看法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坚定。


这让小鹏汽车的发行股价区间从原来的11美元至13美元增加到了15美元,在中国刚刚拿下全球电影票房记录不久,小鹏汽车也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企业定价估值最高和融资规模最大的IPO。


自嗨.jpg


昨晚小鹏汽车盘中最高涨幅超过66%,触及25美元高点,截至收盘报21.22美元,涨幅41.47%,市值达到155.9亿美元。


雷军所言的风口上的猪也不过如此吧。


海外图片.png


这一风口已彻底改变了世界汽车工业的格局。在下面这张表中,世界汽车市场市值前25家汽车企业排名中特斯拉第一,比亚迪排名第十,上汽排名第十一;蔚来排名14;吉利排名16。


登顶.jpg.jpg


下面这张表,数据更清晰一些:


排名.jpg.jpg


据CNBC报道:“将埃克森美孚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剔除,这显然是一种被动反应,实际上加剧了投资者对任何与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的东西的极度负面情绪。”。


埃克森美孚的失落也许并非特斯拉,但它的出局和特斯拉登上汽车工业的市值王位是2020年世界汽车工业最具标志性的事件。


无论在软件方面还是电力驱动层面,特斯拉彻底改变了汽车产业的游戏规则。


今天整个汽车行业都在注视着即将到来的特斯拉电池日,续航突破800公里的model 3会出现吗?


它将如何让不思进取的传统车企面对性能和价格的双重冲击?


但特斯拉2020年在中国市场的成功引发了不少非议,建言取消其补贴者有之,为其设定门槛扶持国内企业者有之。


但客观的说,特斯拉真正抢占的市场虽然集中的限购的一线城市,但同期中国新能源汽车品牌的销量同样处在一个增长趋势之中,虽然2020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仍然低于2019年同期,但是近来的增长势头已超越去年。


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他们正在抢食传统燃油车的市场份额。


特斯拉的强势扩大了电动汽车市场的接受度。


特斯拉与中国造车新势力不是零和竞争关系,而是共生。


在特斯拉被资本市场预言未来五年销量将冲击300万辆的大饼面前,智驾君认为中国造车新势力将只能存活三家的判断过于武断。


而这即将存活的三家,也并不会止于这上市融资的三家先行者。


新能源汽车的赛道既长且宽,它不应引发未上市企业的焦虑。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这三家先行IPO的企业均未摆脱亏损,都依然在生死线上徘徊。


以小鹏汽车为例,其创立以来已经历了11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或已超过163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了众多投资机构(高瓴资本、红杉资本、卡塔尔主权财富等)、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电子消费企业(小米)、制造业巨头(富士康)等。


小鹏历次投资.png


其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的负债总额分别为28.8亿元、63.9亿元、62.2亿元。 而这些数字更代表着毛利率和盈利情况都为负数。


2018年,小鹏汽车净亏损13.99亿人民币,2019年净亏损额度继续扩大至36.91亿元;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略有改善,缩减至7.75亿元;2019年,小鹏汽车毛利率为-38.23%,2020年上半年,毛利率为-3.6%。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两年半期间,小鹏汽车的亏损达到了58.86亿人民币,负债率达71%。


积极的一面是小鹏的毛利润在逐步上升,并且已经接近盈利的临界点。


招股说明书.jpg.jpg


蔚来上市时境况也颇为相似,首款车的交付量只有1千多辆,公司财务上呈现巨额亏损,毛利率为负。但近期毛利率也转正,理想汽车上市时的新车交付量接近万辆,且毛利率转正。


相对而言,小鹏融资规模更高与其在研发投入上的有一定关系。


小鹏汽车2018年的研发费用是10.5亿人民币;2019年的研发费用是20.7亿人民币,2020前6个月,研发费用是6.3亿人民币。


而理想汽车2018年的研发费用是7.93 亿元人民币,2019年是11.69 亿元人民币,2020 年前三个月研发费用为1.89 亿元人民币。


在人员配备上,截至2020年6月30日,小鹏汽车3676名员工中,43%为研发人员。其中,自动驾驶和智能OS系统的研发人员占比为50/50。


因此,无论是自动驾驶技术、自动网联技术、自动泊车技术,小鹏相较于其他所有依赖于零部件厂商的品牌,都拥有更高的技术储备。


有技术、有研发体系,在中美资本同时看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背景下,看起来迟到的小鹏,反而成为了中国三家上市企业中待遇最好的一位。


不过,这三家车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三家推出的产品在市场上的营销策略从一开始就有意避开了低价策略。


尤其是蔚来和理想汽车的首款产品都突破了40万元,让多年来中国自主品牌一直高喊的突破20万元的开花板捅了个大窟窿。


三家企业的产品在市场上定位的成功,不是封堵了赛道,而是给了后来者更大的想像空间,这是由中国市场的多元性和电动汽车抢食燃油车市场的性价比拐点已经出现决定的。


目前上市的这三家新势力其中,蔚来汽车主打豪华SUV市场,主要竞争力在于用户体验及服务;


理想汽车主推增程式技术,车型定位在中大型SUV市场;


小鹏汽车则将智联技术视作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主要聚焦中级市场,产品的价位略低于蔚来和理想。


这三家远远无法覆盖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细分市场还存在无数的可能性,国产特斯拉销量虽然遥遥领先,但是并没有威胁到其他新势力的生存,反而在竞争中扩大了新势力的市场份额和关注度。 


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7月份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为39.98万辆,同比下滑35.8%,其中造车新势力占比约为14.3%。


前6个月,全国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总销量为32.68万辆,造车新势力销量占比为14.1%。    


在今年最艰苦的1月份,造车新势力在整个新能源乘用车市场销量占比只有11.7%。


整体来看,造车新势力的销量相比之前是略有上升的。


排在第一名的蔚来汽车,前7个月累计销量为17628辆,以比较明显的优势继续领跑造车新势力;第2名是理想汽车,前7个月累计销量为12184辆。


排在第3名的是小鹏汽车,前7个月累计销量8185辆车;第4名是威马汽车,前7个月一共卖出了7103辆。


在2019年之前,年业内公认的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是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三家。不过,“后来者”理想汽车的销量一路飙升,单就2020年计已经超越了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


理想汽车成功进入了第一梯队。


但整体上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是一超多强的格局:即以特斯拉为代表,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哪吒等企业持续追赶的格局,天际汽车、爱驰汽车虽面临一定困难,但仍有出牌的机会。


而尚未上市的威马和哪吒事实上也正在为IPO做准备。


威马预计于9月初完成D轮融资,并于9月底申报科创板,2021年初登陆科创板,哪吒汽车也发布了将在2021年IPO的计划。    有消息称,威马正在开始D轮融资,完成后威马估值超过300亿元人民币,IPO预期估值超过600亿元。


而在这些量产交付的新车之外,雄心勃勃的恒大汽车正在大干快上。


而在电动汽车市场,广汽新能源推出的AION系列,市场表现可谓十分出色,上汽的R系列,吉利的几何品牌民乃至东风的岚图都有着新势力的因子,以创业的姿态为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造车。


借助传统已经成熟的销售渠道,他们不会只是这一市场的看客。



而我们相信,随着特斯拉的明星效应和销量扩大,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会迅速成熟,这将为后续新品牌的诞生打下基石。


相反,在电动汽车市场的基础设施完善以后,新势力、新品牌所面临的问题和障碍反而更少。


在今天电动汽车依然处在初级阶段的一段时间内,新势力死死生生将是常态。


2020年新势力已经有许多失意者,但结果是产业的优化正逐渐产生成果,剩下的品牌会在各自擅长的细分领域继续深耕。


只能存活三家新势力的预言,是理想汽车第一大股东王兴的一次精妙的市场营销,它为理想汽车在资本市场做了一次话题式广告。


在埃克森美孚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剔除的2020年,石油主宰现代世界的魔咒即将解除,一个崭新的电力驱动的智能社会正冉冉升起。

智驾注:本文转载来源为AutoR智驾,由AutoR智驾转载。
收藏 1 分享:
相关文章
关于智驾 关于投稿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