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R智驾 | 2019-04-01 16:42 作者:子不语 0

功过祁玉民:华晨350亿元卖给宝马25%的股份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汽车股比开放 华晨宝马 祁玉民
市场开放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影响,至少在放在10年的维度来看结果。10年之后,开放股比这一步对东北经济带来的影响也许将会大于对一家车企的影响。中国汽车市场的产业整合与逆向淘汰已然开始,提前步入危局的华晨汽车正迎来求新求变的历史契机。宝马减持无关祁玉民功过,他只是尽一个人的本分而已。

今天,祁玉民将离任华晨汽车的传闻终于得到确认。


在今天,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101会议室召开干部大会上,省委组织部赵建华副部长宣布省委决定,阎秉哲同志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自2005年12月,时任大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祁玉民接手华晨汽车始,至今已13年有余,尽管外界对祁玉民的评价存在各种看法,但在祁玉民接手华晨汽车之时,华晨正经历连续三年的亏损,而今天华晨汽车2018年整个集团的年收入已突破2000亿元,是辽宁省政府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


不过,对于祁玉民的评价如果放到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与开放中来,祁玉民和华晨还有另一层的标杆意义,即在2018年,中国汽车产业实施了二十多年合资股比限制迎来了开放,祁玉民治下的华晨汽车成为了中国汽车股比调整后的第一家合资车企。


15.jpg


2018年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成立15周年庆上,合资双方重新签署了合资协议,其中包括对合资公司的股比调整计划,宝马将占据75%,而华晨汽车则保留了25%。


不久前,祁玉民在央视对话栏目中谈及了股比谈判中华晨与宝马之间的更多细节。

 

彼时,祁玉民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遭遇了一系列质疑谩骂:“全国骂我,因为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你为什么放开?话语权少了,一系列的质疑谩骂声。”



祁玉民在《对话》回应称,当时宝马表示,谈判的前提条件就是股比75%,股比免谈,其它的都可以谈。


“很多人问我,今天第一次给大家讲,宝马什么都可以谈,既然75%没什么可谈的,那我就谈别的,我谈我别的利益,80个日日夜夜,把我一生的判都谈完了,所以非常非常的复杂。”
今天可以想见的是,股比开放事,对于华晨而言仅是一个执行方,做为国有企业,在与宝马股比的设定上,华晨自身并没有决定权,面向宝马的放开,更多的是使华晨宝马成为了中国汽车产业对外开放的标杆。


不过即便如此,华晨汽车在此次股比调整中,华晨并非仅是利益受损的一方,祁玉民在央视解释说:”其实外界关心的都是表象,只关心50%到75%的股比变化,没有看到里边很多内涵的东西,当时谈判经历了80天,谈判中有两条协定,第一,就是让合资企业把蛋糕做大,最起码要翻一翻,否则股比放开就没意义了。第二,双方股东要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三年半以后,华晨从50变到25了,但25获取的利益,一定是比现在50还大,还有宝马对华晨的支持,是一个一揽子系统性的谈判。”


近半年来,祁玉民在多个场合向外解释华晨与宝马的股权交易,这其中外界的识解与批评显然给了这位华晨汽车掌舵人不小的压力。


就双方具体的交易细节,祁玉民在媒体上透露:“首先这25%的股权,华晨卖了350亿元(人民币);华晨宝马又一次获得了30亿欧元的投资(仅为一期项目),合资公司第三工厂、研发中心以及宝马X5引入国产都在其中。”


同时,华晨与宝马还有个协议,即宝马承诺在研发、制造、质量和销售四个环节,全面支持中华品牌发展。更重要的是,双方协议规定虽然股比变成75:25,但华晨也获得的合资公司利润仍然与变化前一样。


“以这种方式稳定了自家的‘后院’,我们可以利用近三年的窗口期(2022年股权正式交割)大力发展中华品牌。现在看,这绝不是一笔赔本的交易。”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近三年来,中国自主品牌的发展呈现出梯队的变化,以吉利、长城、广汽、上汽为首的汽车集团慢慢成长为自主品牌的第一梯队,而华晨汽车显然不在这一梯队中。


外界对祁玉民的批评也多在整个集团对宝马依赖过深,自主品牌竞争力不足。


祁玉民在央视对话中坦言,当时为了发展自主品牌,在2011年主动请求宝马对自主品牌进行支持。2011年开始双方开始谈判,最终宝马同意,建立一个团队对华晨汽车进行支持。


“2012年,从宝马手里边,引进了一款220发动机,2015年,又引进来他当时最先进的王子发动机,引进了三款。引进来以后,它是欧六,我必须把它转化成国六。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整整积蓄了七年,并且首创了产品首席质量官制度,中国只有在食品行业搞这个制度,在汽车行业没有。聘了在宝马工作了37年的一个高尔曼先生,一生就干了两个字,质量。他来工作了六年,职务就是首席质量官。让他给我们打造了一套产品质量体系,所谓的工匠精神背后其实是体系。


当时厚积薄发打造了几款车。


不过,祁玉民在自主品牌上确实尝试了少,在他离任之际,华晨汽车的自主品牌贡献的营业收入和利润都显得微不足道,这与广汽集团自主品牌贡献的利润与超过合资品牌,显然差距巨大。


3 月 26 日,华晨中国汽车控股公布了2018年度业绩,2018年,公司实现收益43.77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7.48%,公司股本持有人应占溢利 58.21亿元,同比增长33.02%。而华晨宝马的盈利贡献同比增长19.2%至 62亿元,仍然是华晨汽车最大的利润来源。2018年,华晨宝马售出466182 辆宝马汽车,同比增长20.6%。


通过简单的计算可以得知,华晨集团2018年的利润为43.77亿元,而华晨宝马贡献了62亿元,虽不能简单得出华晨汽车自主品牌在2018年亏损了18.23亿元,但基本可以得出华晨汽车自主品牌在集团内部不仅存在感很低,但依然在靠华晨宝马输血。


不过因此认为宝马减持对于华晨汽车是一件长期利空则也过于片面。


中国汽车产业的进一步开放已是大势所趋,这一步一旦迈出去则再无收回的可能。


伴随宝马将在2020年控股华晨宝马,宝马在辽宁的投资也进入了新一轮扩张期。


2019年3月26日,在华晨宝马供应商大会上,华晨宝马透露本土供应商中有88家来自辽宁,占据整个华晨宝马供应商体系的三分之二。


采购总额更是达到了431亿元人民币。


另外有资料显示,华晨宝马大东新厂区将新增土地面积91.28万平方米,该项目投资约93亿元,项目投产后华晨宝马大东新工厂的产能将增加24万辆/年,达44万辆/年。扩建后将投产宝马5系以及中高档SUV的电动/燃油版车型。


对于市场开放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影响,至少在放在10年的维度来看结果。10年之后,开放股比这一步对东北经济带来的影响也许将会大于对一家车企的影响。


中国汽车市场的产业整合与逆向淘汰已然开始,提前步入危局的华晨汽车正迎来求新求变的历史契机。


宝马减持无关祁玉民功过,他只是尽一个人的本分而已。


而对于华晨的未来,在祁玉民结束他的时代之后,这一任务显然要交给他的继任者华晨汽车新任董事长闫秉哲。


阎秉哲履历与祁玉民相似,同样是官而优则商,从副市长之位成为辽宁知名度最高的企业董事长。


阎秉哲2.jpg


近几年来,他为接班华晨汽车已有年头。2018年,在华晨与宝马、北汽、雷诺等各种合作签约仪式上,阎秉哲几乎悉数到场。


在沈阳渐渐成为中国的汽车重镇之一后,无论是华晨还是宝马对于沈阳乃至东北老工业基本的振兴都被寄予以厚望,我们今天看到的是一家国企对外资打开了大门,未来也希望以更开放地姿态向民营资本打开大门,东北经济借助外资与民营资本活跃与发展的契机已经到来。


闫秉哲的时代刚刚开始。


智驾注:本文转载来源为AutoR智驾,由AutoR智驾转载。
收藏 2 分享:
相关文章
关于智驾 关于投稿 商务合作